●】人生逢遇論節錄
 
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
論衡】東漢>『王充』,其學術地位與『劉向司馬遷』並列,【論衡】一書撰寫歷經三十餘載,浸透王充畢生的心血精力。
此巨著博大宏深、涵蓋完闊,涉及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極多學術領域,諸如天文、氣象、地理、人類、政治、醫學、心理、民俗、、等。
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
 
昔、周人有數仕不遇,年老白首、泣涕於途者。
人或問之『何為泣乎?
對曰『吾數仕不遇,自傷年老失時,是以泣也!
人曰『仕,奈何不一遇也?
對曰『吾年少之時,學為文、文德成就,始欲仕宦,人君好用老;用老之主亡;後主又用武,吾更為武、武節始就,武主又亡;少主始立,好用少年,吾卻已老,是以未嘗一遇!
 
賢不賢,才也;遇不遇,時也。
才高行潔,不可保之以必尊貴;能薄操濁,不可保之以必卑賤。
或高才潔行,不遇、退而下流;薄能濁操,遇、在眾人之上。
世各自有以取士、士亦各自得以進,進在遇、退在不遇,處尊居顯,未必賢、遇也,位卑在下,未必愚、不遇也。
生非其世、出非其時也。
 
有才不得施、有智不得行,或施而功不立、行而事不成,雖才智如孔子、猶無成立之功。
世人見人潔行高,則曰『賢哲如此,何不貴乎!』;見人謀慮深遠,則曰『辯慧如此,何不富乎!
貴富有命祿,不在賢哲與辯慧,故曰『富、不可以籌策得,貴不可以才能成。
智慮深而無財,才能高而無官,懷銀紆紫、未必稷、契之才,積金累玉、未必陶朱之智,時遇與命祿而以也。
▋▊▍▋▊▍▋▊▍▋▊▍▋▊▍▋▊▍▊▋▊▍▋▊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