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/07
180萬的敬謝不敏
 
  本月一位久未見面朋友突然緊急約見,問起是否該提早退休,並訴說這幾年公司
的敗落狀況果如龍海天所言,不勝噓唏感慨!
  憶想及感言:記得2003年秋天,突然接到他來電,他是這家大鞋廠的財務協理,
公司老板因為知道他改過名、也看到他的許多改變,當時正為唯一兒子退伍後無所是
事、不思進取,整天當宅男、關在家理玩電腦,不勝苦惱之至,請他打電話問龍海
天:他兒子到底怎麼了?需不需要改名?
  我要他請董事長跟我對話,從他公子姓名做重點剖析,並請問他_是否回家看到
臉色惡橫發青、不言不語的兒子,會心裡發毛?他忙不迭的發聲稱是。
  這時他開口說:「陳老師!價錢可不可以算便宜一點?我會請副理開支票給你」。
  聽到這裡我放下電話、百感交集!台灣、大陸、越南都有工廠的大老板,針對他
這個家族希望所繫的唯一兒子、這麼重要的人生大事,竟然是這樣的處理態度,對專
業人士竟然這般的輕屑!當下決定:不理他!
  約兩個月後,朋友來電,說老董詢問他、我為何沒有音訊?
告訴他當時的狀況跟我的念想,請他轉告老板:請他把十八萬改名禮金親自送來、我
才會為他傷腦筋、做動作;他問為何漲價十倍,我說:道理他自己想!我會把多出來
的錢以他的名義捐給世界展望會。
  此後即消息全無,直到2007年春天,朋友又來電請教兩件事,一是老板身體已相
當不佳,是否可以把事業交給女兒跟女婿?二是兒子已因常嗑藥被送去勒戒,是否能
夠如我所開的條件,請我費心相助?
  關於第一件事,根據所提供的資料排盤分析,請他轉達:若他家天下的觀念不能
改變,公司不能委由專業經理人經營,就得把公司賣掉,否則事業會被他們倆個玩完。
  第二件事,他兒子的氣運已進入危險境遇,這六年縱是神仙也難救,即使他願意
付出180萬,龍海天已經無能為力。
  朋友今天來說:自從他們接掌公司,因為是年輕一代的留美碩士,眼高於頂、剛
愎自用、一意孤行,讓公司的營運每況愈下,去年的金融風暴又重創了公司的財務,
他們不思自我檢討,卻每天檢討員工幹部,搞的雞飛狗跳,好幹部不是跳槽就是提早
退休,讓財務主管的他也萌生退意。
  我建議他:老董已病弱無能,這兩位2012前又都是背運劫數,還是早領退休金、
過自己自主的人生吧!否則你這個財務主管將會難辭其咎,到時恐怕除了退休金有問
題,可能還會有官訟之災!
▋▊▍▋▊▍▋▊▍▋▊▍▋▊▍▋▊▍▊▋▊▍▋▊▍